25日17时许,新京报记者再次来到银漫矿业公司。公司内,不少员工在收拾行李,准备回家。员工宿舍里,许多人已离开,留下空荡荡的床铺。

对于3人无法履职的原因,南京银行并未具体披露,仅以“个人原因”草草带过。